蜜桃味的他小鹿乱撞了

40.喜欢 第(1/3)分页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他要去算账!

棠棣想都没想,脱口道:“你不是要结婚了吗?你骗了我姐姐,还骗了我,怎么,现在还要打我

这是陆谨言的车。

他咻的一下冒出一个想法,估算了一下价格,如果他现在只把车窗砸了,料想也赔不了几个钱,他捡起路边的石头,猛地向车窗上砸过去。

他一哆嗦,狠狠地瞪着陆谨言:“你这个骗子!”

他冲保安点了点头,报了陆谨言的电话号码。

他把东西放在屋门口,目光微沉,算了是不能算了的。

小时候棠棣身体不好,经常吃药,棠柳还特地给他准备了一小罐的糖,每次哄他吃一口药,就能奖励一颗糖。

他还没跑两步就被陆谨言猛地拽住了。

他静静思索,还不够,至少自己应该把婚事也搅黄了,他估计,那个女人估计也被陆谨言骗了,也是受害者,可是这一时半会他也联系不到她,他想了想,之后总有机会会见到的。

这不是问,而是肯定。

棠棣推开男人,大声道:“对,我砸的,怎么了?”

棠棣抱着东西,一路上风风火火往里冲,走到陆谨言家门口时,他顿了顿。

砰的一声,车窗很快就碎成片,棠棣看着那空洞洞的车窗,心里头舒坦了点,又捡起另外一个石头,挨个把车玻璃全砸了。

虽然说长姐若母这句话,现在说起来,像是对女性命运的不公,但是从某种亲情的意义上来诠释,棠柳,是真心实意的爱她的弟弟。从小到大,她对自己弟弟,就看做是自己的宝贝,小时候父母因为成绩的事骂过棠棣,晚上棠棣赌气不吃饭,棠柳半夜会偷偷送零食来房间里,怕他饿肚子。

不行,万一男人打他怎么办?他打不过啊!

棠棣把电话挂断,深呼吸一口气。

棠棣其实在家里,算是过得安稳而幸福的,而且姐姐,对他很好。

保安核实后,开门放了他进去。

他把纸条夹车把手上,满意的看着一地的惨状。

棠棣哪敢停下,他刚刚砸男人的车,本来是抱有回学校,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男人也不敢修理他的想法,而现在,还没溜走就被抓个现行。

棠棣在那里站了一会儿,打算返程回学校,可他一转头,就看到不远处,陆谨言皱眉往他这边走来。

他垂眸,盯着地上粉碎的玻璃碎片,盈盈的散落一地,仿佛他那脆弱无力,单薄的的感情。

陆谨言手钳住棠棣的肩膀:“你砸我车干嘛?我哪里对不住你了?”

“你砸的。”

这话说出来鬼信!

陆谨言撇了一眼自己的车,大致了然发生了什么状况,他一句话也没说,脸色有点儿难看。

还没开始,就已经碎成了渣渣,他拍拍手,又留下一张纸条:“我砸的,有种来找我——棠棣留。”

棠棣的目光落在屋门口路边停的一辆大G上。

他转头想跑,陆谨言一愣,惊讶道:“棠棣?你怎么来了?”

顿时噼里啪啦的巨响,林间的鸟雀被惊的飞走。

三十分钟左右,棠棣到了陆谨言所在的别墅区。

第二天棠棣心里闷着一股气,把陆谨言送他的东西都收好在一个箱子里,然后抱着纸箱出了门。

棠棣打了辆车,在计程车上想了一番说辞,他不能对男人怎么样,泼油漆,贴传单,他怕被男人报警抓起来,但是去臭骂一顿,还是能做到的,他今天一定要给自己姐姐出口恶气。

谁要他的东西?

自己姐姐还真是单纯,“我只是把你当妹妹。”妹妹还说紫色很有韵味呢?

他也把自己的姐姐,当做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,而如今,陆谨言的蒙骗,让他怒火中烧,想要报复。

砸完后,棠棣第一回意识到,自己也可以这么暴躁。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

阅读页设置
背景颜色

默认

淡灰

深绿

橙黄

夜间

字体大小

章节为网友上传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