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个富婆不香吗

第10章 瘦了不好,硌手 第(2/2)分页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“南小姐不必自谦虚,晴晴也常在我耳边说你的品性有趣得让人难忘,我与南小姐虽不熟,但我相信南小姐定有什么过人之处才能被慕先生看中的,对吧。”

而藤舒夫人被南枳怼了一下,本就在心里怒骂她小丫头没教养,又见慕淮期给她附和称道,脸色更沉。

“南小姐一张巧嘴能说会道,也怪不得在北城名声如此响亮,老身很是佩服。”

说什么过人之处,看不看中的,南枳听着真是满头的疑问号?

不过话刚落,身侧的慕淮期突然兀自“嗯”了一声。

慕淮期自顾自的不放手,南枳也无法,只能作罢,就着这姿势朝藤舒夫人问好,并表达歉意。

试问北城圈里谁人不知这点破事啊,她还明知故问。

“晚辈哪有什么名声,不过是因为老公太招人惦记了才把我也顺带梢上,都是些算言酸语罢了。”

所以逆天的身材和颜值在这个看脸的时代真的非常重要。

而且娃娃亲这种东西就像古代那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包办婚姻,看不看中的根本不在考虑的范围好吗。

礼什么的,可是发现根本起不来,慕淮期的手像钢筋铁臂一样禁锢着,掰了一下,纹丝不动。

但慕淮期一身的王者气质,加上俊美的脸庞,硬生生让人觉得优雅矜贵到了极点。

南慕两家老爷子感情甚笃,年轻时作了搭档从枪林弹雨中走了出来,可谓是生死之交,第一个孙子辈的孩子慕淮期出生时,两人一拍即合,便口头定下了这场娃娃亲。

但慕淮期懒懒只是散散的靠在椅背上,没有要听从的意思,肩宽手长的一边手搂着她,一边拿着酒杯轻嗅,这一套动作姿态普通人做总容易油腻出现装b的感。

南枳转眸啾了他一眼,不知道他嗯什么嗯,又没问他。

南枳勾唇浅笑,就你会阴阳怪气,难道我就不会吗?

“夫人您说的是,不过品性有趣和过人之处这些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东西,有可能我这个人就恰巧符合了慕先生的胃口审美,说不清道不明,您说是吧?”

南枳微笑得端庄得体,从小系统练习的礼仪,现在熟练到可以让每一个面部细节和说话腔调都不会出错。

南枳听到晴晴、过人之处、看中这些字眼,微怔了怔,脸上面色不变,但笑意却已经不达眼底,道:

藤舒夫人用一锐利的双眼看着南枳,幽幽道:

南枳不由再次看向他,示意他放手。

最后才回答藤舒夫人说的话:“是夫人您过誉了。”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

阅读页设置
背景颜色

默认

淡灰

深绿

橙黄

夜间

字体大小

章节为网友上传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