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逢春日

第60章 Chapter60
上一页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页
大人物大场面的时候,也以为我好像实现了新闻理想,直到那次去跑现场,亲眼见到了光的背面……我慢慢明白了,理想应该是一个能够打动和震撼你的东西。那些很厉害的场面只是让我觉得实现了教科书里的愿景,但不是我自己内心的,那些看似鸡零狗碎的平民大众的东西,才真正把我打动了。”

    钟令熙又爬了起来,注视着张逢宁的眼睛:“因为对我来说,我做完了这些事,对一个普通人的帮助是可以看得见的,是我能看得见的。我没有那么伟大,说自己可以去变革或者记录一个时代,历史感对我来说太大太空,我们都是普通人,没有人会被载入史册。所以对我来说,我所做的事情能够让我看到是真的帮到了别人,这就是我的新闻理想。”

    钟令熙的声音很轻柔,张逢宁却觉得她在高声呐喊。他凝视着她,轻轻一笑:“嗯,我知道,妹妹之前也说过的。”他的指尖轻触她脸庞,小心翼翼,视若珍宝:“所以我很支持妹妹想做的事,也很喜欢妹妹坚持理想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钟令熙一阵颤动,凑上去亲了亲他。即便是蜻蜓点水的吻,张逢宁也要将舌尖上残留的她的味道细品咽碎了才开口:“所以呢,她就不用担心,赚钱的事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提醒了她。钟令熙问:“还有别的原因吗?”

    “有也不是主要原因,”张逢宁坦然了许多,“我妈就是说现在媒体是夕阳行业嘛,她自己也知道单位效益不好。不过这也没什么,我一个人养家也够了。”

    张逢宁真是时时刻刻都想把她当仙女一样放在玻璃罩子里,不让她受一点辛苦,也不让她挨一点风雨。钟令熙小声嘟囔:“可是哥哥说过想跟我一起努力呢。”

    张逢宁笑了:“咱这一起努力又不是说一起赚钱,不是只有很富裕才能过得好的,有些人很有钱也不会生活,家里关系一塌糊涂。所以呢,我主外,妹妹主内,我负责赚钱给妹妹打理家庭。”

    钟令熙快哭了,这是那个笨蛋张逢宁说出来的话吗:“哥哥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吧,要开始跟妹妹生活之后,就慢慢开始想我们未来会是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就没想过找一个投行的一起家庭年收入百万吗?”她承认她有些试探。

    张逢宁嗤之以鼻:“那就根本没有生活了,那种家庭就只有工作,我也不觉得会有什么感情,投行离婚率那么高,赚那么多钱又怎样。”

    “嗯哼,很多人觉得有很多钱没有感情更好啊,随便吃喝玩乐没有束缚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要,那对我没有意义,”张逢宁抱紧了她,好像怕她不见了似的,“我要我的妹妹,周末带妹妹去玩,一年出去旅游一两次,最好是能出国,这样就蛮好的。”

    听起来如此简单的理想,他却愿为之奋斗终生。的确不过是一个朴实的理想,她却愿意奉献所有的浪漫。

    钟令熙恍然想起与他相遇的第二天,梁可可告诉她:我们客家男人都很顾家!

    那么,张逢宁是的。

    两天后他们到范乐清家里吃晚饭,陈灵韵一早叫了火锅外卖,回家候着做准备。

    过去的路上,钟令熙突然想起来问:“唉对了,阮思佳找的什么工作啊?也在深州吗?”

    张逢宁答:“在菊厂。”

    “呀,”钟令熙拉长尾音揶揄他,“早知道就接受菊厂的offer了是吧?”

    张逢宁白了她一眼:“个鬼,人家有男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啊?”

    “我们学校计算机的,也在菊厂。”

    钟令熙有一丝警觉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说起别人的八卦,张逢宁很亢奋:“因为他拿的年薪很高,被学校当做就业典范宣传,大家一说就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钱啊?”

    “我的两倍!”

    “卧槽!”钟令熙笑弯了腰,激动地锤他胳膊,“恭喜姐姐贺喜姐姐,果然拜拜就拜拜,下一个更乖,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张逢宁也笑了,但是被钟令熙好笑到的。在损张逢宁这件事上,钟令熙从来都不遗余力。

    范乐清和陈灵韵租的房子和周敏如夫妇差不多大,他们两人分担5000多的租金,压力倒是比张逢宁一个人小了不少。

    张逢宁问到买房意向,范乐清也不隐瞒,他们家里的支持没有张逢宁那么多,两个人还得努力两三年。张逢宁适时鼓励道:“我范总这实力,三年轻松年薪百万。”

    钟令熙对他都有点刮目相看了,才上了三天班这小嘴叭叭的这么会说话了。

    范乐清忽然把话头对准了钟令熙:“令熙是不是明年毕业了?有想考公务员吗?”

    这话问得猝不及防,张逢宁一时没反应,钟令熙答:“也考一下吧,反正也是明年考,今年先准备广电的。”

    “想考要尽早准备,不容易的。”钟令熙正纳闷范乐清怎么会说这个,他便又接着说:“灵韵考了

阅读页设置
背景颜色

默认

淡灰

深绿

橙黄

夜间

字体大小

章节为网友上传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。